将陆勇刑拘
2018-07-02 17:05
来源:未知
点击数:           

比黄金还贵的瑞士格列卫,令患者又爱又愁。

2015年8月,国务院下发《关于改革药品医疗器械审评审批制度的意见》,要求加快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

延伸

格列卫的活性成分为甲磺酸伊马替尼,由瑞士诺华公司研制生产,可有效控制慢粒白血病人的染色体变异。但格列卫的价格令患者头疼。在我国内地,格列卫的售价约2.4万元一盒(12克装,一个月药量)。

2015年11月,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发布《关于药品注册审评审批若干政策的公告》,一项重要内容就是提高仿制药审批标准:仿制药按与原研药质量和疗效一致的原则纳入审批程序。uce潇湘晨报网

作为患者代表,陆勇曾应邀参加清华大学法学院举办的药品管理法修订座谈会。他相信医改的深入将解决许多难题,那样,他和“吃药难”的病友们,能“有尊严地活着”。

为何“格列卫”没有被纳入医保?湖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医保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曾与瑞士诺华公司方面进行过谈判,格列卫没纳入医保是因为价格问题。

将这些药纳入大病医保,一直是患者的呼声。如今,包括尼洛替尼在内的四种治疗慢粒白血病的药物已纳入湖南大病医保。

在41岁的曾芳眼里,这些通体金黄的圆形药片,是名副其实的“保命药”————每片0.1克,每日吃4片,不能断。

一些患者选择另一种途径————托人去印度买“格列卫”的仿制品,一个月只用花几百元。不过,这可能会带来风险————这种药未在中国注册销售,严格讲属于“假药”。更何况,如果买到假药怎么办,“有一种命捏在别人手上的感觉。”长沙县患者黎浪洪说。

2月1日,长沙大雪。49岁的农民工刘培罗裹着被子,蜷在出租屋的椅子上,桌上堆着几盒药。作为慢粒白血病患者,他这一天获知,自己服用的国产“甲磺酸伊马替尼”纳入医保。

身兼内科医生和慢粒患者两种身份的伏利,曾向医保部门询问格列卫“进保”的时间表,未得到明确答复。采访中,伏利向记者出示城镇职工医疗保险手册,她说,这本本对她的病“毫无意义”。

潇湘晨报2月4日讯(记者 朱远祥)尼洛替尼、甲磺酸伊马替尼,对于普通人,这些可能只是一个个拗口的名字。但对于慢粒白血病及间质瘤患者,它们是救命药,也是天价药。甚至曾有人因为帮病友买印度仿制药而惹上官司。

“这都成为过去了。”1月31日,陆勇告诉潇湘晨报记者,自己被抓引起了社会对慢粒患者买药难的关注,“我受点委屈也值了。”

刘培罗吃的是一种叫“昕维”的国产甲磺酸伊马替尼,每月的药钱是2460元。他从望城区农村来到长沙市区,做一些装潢的零活;妻子到一家医院搞卫生,一月工资1500元。夫妻俩大部分工钱都用于买药。这种药如今纳入了医保,这对他无疑是一个好消息。

将相关药物纳入大病医保,是近些年患者的呼声。2014年9月,一份《我们的中国梦————活着》的报告在网络上出现,落款是“湖南省全体慢粒和间质瘤患者。”这份报告说,以往慢粒白血病患者只能活3至5年,间质瘤患者完成肿瘤切除手术,5年生存率也只有50-60%,此为不幸;幸运的是,伊马替尼、尼洛替尼等特效药让他们看到延续生命的希望。

“整个医保资金有限的,一种药过贵,一小部分人要占用很大一部分资金,这样对其他患者也不公平。”陆勇认为,应该通过“国家层面”的机制完善,促使格列卫等进口药的价格逐渐“平民化”。

患者们陆续收到了好消息。2016年1月11日,湖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联合下文,将尼洛替尼等16种药品纳入大病医保支付范围。报销比例为50%至80%,个人一年度累计补偿金额最高可达20万元。

硬着头皮吃了两年后,陆勇这个私营企业主也扛不住了。他通过网络从印度一家公司购买瑞士格列卫的仿制药,药效不错,一盒不过4000元人民币。2010年,印度另一家公司联系上陆勇,该公司生产的另一种仿制药,降到每盒200多元。印度方面的营销人员让陆勇帮忙为患者购药转账,以免费提供陆的药物作为报酬。

近年来,瑞士诺华还推出了“达希纳”尼洛替尼,美国研发了“施达赛”达沙替尼,但同样价格不菲。2013年,格列卫专利保护期到期后,中国也慢慢有了国产仿制品。

价格

1克药8克黄金

曾芳是浏阳一中图书馆的工作人员,2012年被查出“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由于移植手术的骨髓配型很困难,大部分慢粒患者选择吃药。曾芳咨询医疗专家后开始吃格列卫,“是全世界首选的药物”。

2013年起,湖南在郴州、永州、常德等地开展大病保险试点工作。2015年10月,湖南省政府办公厅印发《湖南省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实施方案》,在全省全面实施城乡居民大病保险。

中国医院协会副秘书长庄一强曾向媒体分析,我国在药价领域面临生命健康权与法律、伦理碰撞的尴尬,“鼓励仿制药发展,等于忽视知识产权保护;而强调了知识产权,又没有完善的社会机制保护弱势患者。”

路径

但格列卫在中国的专利保护已于2013年到期,为什么价格依然居高不下?uce潇湘晨报网

天价进口药何日走进平民家

“主要是没有市场竞争。”陆勇分析。2013年后,中国先后有三家药企生产格列卫仿制药,可未对格列卫药价产生实质性冲击。

2016年1月起,尼洛替尼等16种特殊药品纳入湖南大病医保支付范围。名单中,排前四的都与慢粒白血病有关。不过,在患者中呼声颇高的瑞士产“格列卫”此次没有纳入医保。

江苏人陆勇就因为帮人买印度仿制药,差点蹲了监狱。

对于慢粒白血病患者,瑞士产“格列卫”是一个无法绕开的点。

四种相关药物入医保

呈送书面报告后,许多患者陆续到省人社厅、卫计委等部门反映情况。“我们天天等政策出来,有些患者并没有等到这一天。”曾芳说。

病友们请求湖南有关部门将伊马替尼、尼洛替尼等相关特效药物纳入医保。

帮病友买药差点进监狱

2002年被确诊患慢粒病之前,陆勇的日子过得不错。他在无锡经营一家针织品公司,家境殷实。患病后,他一年得花28万元购买格列卫。陆勇2004年建了一个病友qq群,里面100个病友只有两人吃得起格列卫。

2月1日,长沙伍家岭,慢粒白血病患者刘培罗展示自己服用的药物“甲磺酸伊马替尼”,过去他每月需花2460元药费。图/潇湘晨报记者辜鹏博

“比金子还贵。”曾芳算了一笔账:格列卫市场价每克2000元,现在黄金价格约238元每克,格列卫是黄金价格的8倍多;近些年诺华公司与中华慈善总会启动患者援助项目,实行“买三送九”,患者一年的药费仍需7万左右。

有业内人士指出,瑞士格列卫化合物的在华专利保护已于2013年到期,降价应是“大势所趋”。

2013年,陆勇网购了3张用他人身份信息开设的银行借记卡,帮助购买印度“格列卫”的病友汇款。当年11月,沅江市公安局在侦办一起“妨害信用卡管理”案中,将陆勇刑拘。2014年7月,沅江市检察院对陆勇以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起诉。2015年1月底,沅江市检察院撤诉。检察机关认为,陆勇虽违反了药品管理法的规定,但其行为不是销售行为,未构成销售假药罪;其违法使用信用卡情节显著轻微,亦未构成犯罪。“其行为的实际危害程度,相对于白血病群体的生命权和健康权来讲,是难以相提并论的。”

许多慢粒白血病患者陷入两难境地:买印度药,担心购货渠道不正规;买在中国注册的进口药,经济上承担不起。

欣喜之外仍有遗憾————格列卫未纳入医保。曾芳感到失望。她曾在几百人的慢粒病友qq群中粗略统计,七成患者中,吃瑞士格列卫的约40%,吃印度“格列卫”的约30%。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smsnic.com.cn2018期开码结果开奖020期刘伯温,手机看今晚开码结果,123论坛跑狗图版权所有